logo

衢州搬家公司给我搬家的感悟

分享到:
更新时间:2014-09-29打印此页关闭

最近,我单位的家又搬了,从原来的西北角搬到单位的东北角。

严格来说,学校的住处是宿舍,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家,不管房子大小,都是单位的,我只有居住的权利,产权不属于我。因此,学校只要有新的规划,我就得服从,搬家。

在学校,我这是第三次搬家,算上单身,是第四次。88年来到这里,住单身宿舍,开始是里外两间的,能住四人,安排了我们三位。以后又隔成单间,我还是在原来的那间。宿舍很简陋,农村普通的齐脊瓦房,红砖青瓦,前后有窗,前面单扇门,木窗木门,一下雨门窗就涨,不好开,更关不严。夏天雨季来临,砖铺的地面就开始潮湿,一直到秋后,秋风渐凉,屋内也开始见干了。屋里一张单人床,一张木方桌,一条长板凳。以后自己开伙做饭,又添了一张桌子。这就是最初的宿舍。宿舍后面是学校后院墙,院墙和宿舍之间的夹道里,永远是杂草萋萋,树影曈曈。前面一条砖铺的影路,影路和各宿舍相通。路边的地面上,屋门的台前两侧,春夏秋三季,永远是绿色茵茵,杂草覆地。整个夏秋,我们的梦里虫鸣常伴,蟋蟀声声,还不时的增添洪亮的蛙鸣。这份诗意,还常常在记忆中浮现。

我组成了家庭,就搬离了单身宿舍。还是同一排,向东挪了挪,前面多了一件小屋,做饭屋(伙房)用。一间正房,放不下多少东西,妻子陪送几件家具,屋里就满了。简陋的房子,衬托着我们简陋的生活,到也相得益彰。单位也有宽敞一点的房子,当时是正房两间,独院,以后又有了三间一院和套房一院,可惜领导怎么算也算不到我头上,我摊不上那样的房子。知足常乐的我,就在单身宿舍区住了六年。这期间,女儿出生了,母亲来看孩子,还得另找一间宿舍给她老人家住。

房子狭窄简陋,生活却还是有滋有味的过着。女儿的健康成长,带来的快乐自不必说,没有封闭的院子,却也产生了其乐融融的气氛。意气相投的弟兄们,不愿做饭了,就给妻子报上伙食,多做点粥,多炒点菜,他们就吃得津津有味,家常饭菜,也成为我们那时的饕餮大餐。有时做好了饭又有事了,就给不管哪位弟兄说,让他们过来吃,我们回来,锅碗已经洗刷干净,门给锁好了,或者里面还有几位在看电视。日子如流水,宿舍前面的杨树,一年年高了粗了,宿舍后面的杂草,一季季旺了衰了,我们的记忆,一波波来了去了,宿舍的邻居,换了一茬又一茬,时光的小溪,把生活中的酸甜苦辣,流成大河。因了女儿的牙牙学语,蹒跚走路,这些生活的片段,成为家庭记忆的快乐源头!

女儿三岁时,我又要搬家了,要搬到单位的西面。一个小院,两间正房,里外分开;一间饭屋(厨房),在院子的西南角;地面还是土的,没有硬化,也没有砖铺影路。虽然简陋,但这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,是个起码的四合院,有大门,有堂屋,有饭屋。一院独立,更多的是生活和精神的双重寄托:关起大门,院子的那片天就属于我,敞开大门,我就和别人共享一片蓝天。就这个小院,也是我在工作十年的时候住进的,那个十年,是人生的黄金时光,是我朝气蓬勃的年代。为了这个小院,我还交了三千元钱,钱借了一部分,那时我的工资还很低。我记得五年之后这钱单位才返还给我。

我整理了满院的杂草乱石,硬化了院子,院子的西侧,伙房的外面用铁皮搭起了棚子放杂物。屋子宽敞点了,就稍微添了几件实用的家具,简单布置,就成有模有样的小家了。院子的前后都是胡同,后面没有隔墙,窗户直接面对最后一排家属院,我自己找人打了纱窗,下面一层镶上玻璃,贴上壁纸,就兼有了窗帘和隔墙的作用了。前后胡同都是土路,夏季杂草丛生,雨季水流成溪。我和邻居们齐心协力,把前面的胡同整好垫高,留出专门淌水的通道,下再大的雨,也能保证我们前面的胡同没有积水,畅通无阻。因此,每年的雨季,我们前面的胡同,就成了前后几排的公共走道。整个夏天,我们经常打扫,及时除草,让胡同保持干净整洁,夏天的夜晚,都出来凉快,胡同里蚊虫大大的少了。在院子的东墙跟,我保留了一溜土地,夏天种上豆角丝瓜,爬满墙,爬到大门上,再从大门上溜下去。绿色满墙,绿了我们的环境,也绿了我们的生活。我们这排房子的西面是一片杨树,杨树的西面是单位的西院墙,院墙的外面,是大片的樱花园,泰安的一位老板的花木基地。灿灿烂烂的繁花,给我们春天的美丽;浓浓郁郁的绿色,送我们夏季的凉爽;秋天金黄的落叶,也并不让人悲伤,渲染出的是田园的恬淡;冬季,看着大片的树木,我们就仿佛听到了春天的脚步。

房子是建校时分配到各村盖的,上面硬压着必须完成,房子质量并不好,地基不实,一到雨季,屋里就返潮。红砖青瓦,屋顶处理也不太好,搬过去就有点漏雨,学校2003年集体修了一次,专人靠上监工,把水泥檩条换成木檩条,终于不漏了,一直到今年拆除,我们那排也不漏雨,就这,其它住平房的同事们,许多也好生羡慕。百姓的要求高吗?居有定所,墙能挡风,屋不漏雨,就心满意足!

“铁打的宿舍流水的邻居”,在两处居住时,邻居换了一茬又一茬,有的到别处居住了,有的调走了。对邻居们的记忆,永远是暖色的。没有自来水,需要提水吃的年岁,我不在家,他们主动帮忙提水;孩子小,忙不过来,她们主动照看孩子;家里有事,他们主动跑前跑后,当自己家的事做;孩子会跑了,邻居家的零食和饭,没少吃了……我的一个同事,我住单间时,和我搁邻居,以后调回他的家乡---石横镇,我们关系仍然非常融洽,一直到现在,弟兄们的滋味更加醇厚。我的邻居们,我可爱的、尊敬的邻居们,我从来都和和睦睦的邻居们,不论走到哪里,回忆的年轮里,你们都是快乐的元素,和你们相处,我的记忆里,才能沉淀下一张张温馨的老照片。

在这里住了十年,我又搬家了。孩子上初中,我搬到县城居住,孩子上了龙山中学。其实,我并没真正搬走,我依然在这里居住,不过更多的成了我一个人的宿舍,也算是我平时的家。那年,北京举办奥运会,搬家后,我在新家里观看奥运。

一个人的日子,冷清又平静,简单而随意。我搬家了,我的邻居们也陆续搬走了,偌大的院子里,往日的热闹一去不复返了,到了夜晚,院子里冷冷清清,昏暗的路灯,照着寂寞的路面和院落。放眼望去,一排排的家属院和宿舍,黑魆魆的,偶尔闪着一户两户的灯光。现在回想,我总觉得,热闹好像突然而去,等候多时的冷清,很自然的就弥漫在这个曾经人很多、很热闹的大院里。家属院连着社会,寂寥冷清,已是中国农村的大气候,美丽富饶的农村,守望者已渐行渐希了。

终于,这排房子要拆了。房子本来是单位的,我们必须服从单位的统一规划,只能把依恋和不舍放在心底。为了安置我们,学校又在东北角盖起了三十二间平房,我申请了一间。说搬就搬,两间一院变成了一间,单身生活,看着没多少东西,塞到一间屋里,却还是满满的,这还是连送带卖加舍,去掉了很多东西。一中午就搬利索了,转眼间,一个有模有样的小家,只剩下空荡荡的屋子,寂寞在蓝天下。此时正值夏季,院子里的杂草继续疯长着,没人管它们,几天就会半人高。窄窄的胡同,两旁茂盛的杂草,只留下了中间的小道,一人行走,郁郁的青草还得吻你的脚面。走出胡同,回望,红砖青瓦的房子静默着,还是那样的慈眉善目,依依送着屋子的主人。天晴朗着,艳阳高照,几朵白云飘过。今年是2013年,我在这里住了十五年,十五年的欢声笑语、忧愁烦恼,都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藏着。

这一间新屋,能住多长时间?也许十年,也许住到退休离开这里。一间屋也是家,心灵疲惫时,它就成为心的栖息之地,关上门,让身体放松,让心绪释然。不管大小,家,永远是心的依恋,永远默默地给我们停歇和前行慰藉!

假期中,有事回单位,从楼上俯瞰,几排房子已成平地,残砖断瓦堆积着。那个小家,彻底成记忆了,记忆中难忘的,还有那些年我处过的和善的邻居们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0570bj.com/news/show/id/17.html